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業內新聞
預測近期已是下行定局的半導體行業何時複蘇?
發布時間:2019-01-14
浏覽次數:330

  從近期的半導體行业状态和形式来看,我们能感受到半導體行业正处于不乐观的下滑趋势。在什么时候到达最低谷,我们还不能真正的预测到。这是一个行业会出现的周期现象,即使有的人否认事物周期性的存在,但大多数的行业参与者和投资商都是很想知道这个行业的下行周期时间和其复苏时的形态,因为我们更想知道的是何时再购买股票是安全的。也想尝试预测复苏的爬升速度,以评估行业和股票的增长。
  
  人们对于周期底部的形状有很多猜测。有人认为是“V”形,会有快速反弹的复苏。也有人认为是“U”形,缓缓滑入低谷,以较慢的速度恢复增长。半導體行业一家保守公司的CEO谈到,具有延伸的底部的“独木舟”形状的下行周期总是存在。也总是有悲观主义者谈到“L”形底部,复苏会非常缓慢。
  
  爲了預測“未來事物的形態”,我們需要看看上一個周期的驅動力是什麽,這些驅動力現在是什麽情形,以及此後出現了什麽新的驅動力和阻力。
  
  在行業驅動因素持續發展的過程中,沒有哪兩個周期是相同的。
  
  在這一點上,我們似乎不太可能看到“V”形的底部,在最小程度的混亂之後,突然反彈並迅速恢複增長。技術的潛在優勢表明,增長將會恢複,但真正的問題是,增長的速度是多快?我們假設沒有“黑天鵝”事件,比如爆發了真正的貿易戰,隨之導致了“核冬天”和可怕的“L”形底部。
  
  过去,存储器在半導體生态系统中的作用要小得多,因为它主要局限于DRAM,用于PC运行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但NAND现在已经取代了许多旋转介质以及光盘、磁带和胶片等存储介质。新的更快的、非易失性存储器即将出现,这可能会促成另一个存储器发展高峰。
  
  在下滑之前,存儲器行業達到了不可持續的高峰,存儲和邏輯/代工緊密平衡的曆史准則被明顯地顛覆了。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2DNAND轉換爲3DNAND,這顯然是一次性事件。我們現在已經超越了需求的高峰,回到了更正常的生産流程。
  
  簡而言之,當我們回顧過去幾年強勁上升周期的時候,我們經曆了一場異常高需求的完美風暴,大多數存儲器應用都轉變爲基于矽芯片的存儲器,再加上工藝技術的重大變化需要對新工藝進行巨額投資。
  
  我們現在正處于一個新的、更穩定的存儲器需求高點,雖然增長沒有經曆最終用途變化中出現的“階躍函數”式增長。此外,我們正處于一個更穩定的生産環境中,所有主要的NAND廠商都是使用3D技術生産的,因爲2D基本上已經從財務模型中消失了。
  
  雖然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和新的應用程序將推動存儲器TAM的增長,但我們將不會看到過去NAND在很短時間內取代其他存儲介質時所經曆的“階躍函數”式增長。所有這一切都表明,存儲器的增長雖然非常好,但不會像前幾年那樣出現“火箭式”飙升。
  
  我們還將看到,由于工藝技術的變化,對設備公司産品的需求也會發生變化,以跟上摩爾定律的步伐。
  
  前一周期一些(並非全部)設備公司增長異常強勁的第二個因素是,EUV的長時間延遲迫使該行業采用“湊合”、替代、多重曝光工藝技術。由于EUV不可用,行業並沒有沿著用更好的光刻技術驅動摩爾定律這條正常的道路前進,而是轉而用多次沈積和蝕刻作爲替代技術。
  
  現在,隨著EUV開始進入大批量生産,我們可以期望更少的多重曝光,從而期望更少的沈積和蝕刻設備,更多的光刻和光刻支持設備,如計量和掩模檢測設備。
  
  目前,業界領先者(台積電)正在使用7nm的EUV技術處理“少數幾層”。預計在5nm處可以實現或多或少“完全”的EUV,用EUV處理“十幾層”。要非常清楚的是,多重曝光並不會完全消失,因爲EUV仍然需要它,但其高于市場增長率的增長基本上已經停止。
  
  這意味著除了存儲器消耗減慢之外,AMAT、LRCX、TEL和其他沈積/蝕刻公司將受到周期性複蘇中多重曝光消耗放緩的雙重打擊,ASML顯然將是轉向EUV的一大受益者,但是KLAC、NANO等計量/收益管理公司也會大大受益,以此應對更加困難的光刻技術。
  
  EUV的总资本支出将低于多重曝光,因为EUV毕竟是一种节省成本的技术,也是摩尔定律的驱动因素。尽管对于半導體设备行业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巨大的阻力,但仍然是恢复到更高增长率的障碍。
  
  對投資者而言,更重要的是,這可能會改變要投資的公司,以及這些公司的估值,因爲下一個上升周期的增長率將與上一個上升周期不同。盡管所有公司都將從中受益,但在接下來的上行周期中,相對的贏家將有所不同。
  
  另一个几乎无法预测、但投资者必须考虑的复杂因素是贸易战或其他全球宏观事件的可能性。在前几届政府中,行业受到宏观干扰的可能性极低,低到可以忽略不计。而现在,不能忽视贸易战破坏国际半導體行业的可能性。
  
  盡管這種可能性仍然很低,但潛在的風險仍在繼續擾亂市場,業內公司在進行規劃時必須考慮到這一點。
  
  这会间接地减缓半導體市场的增长,因为公司可能对其增长计划更为保守和谨慎。公司在支出或启动新项目方面可能会更慢。因此,尽管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贸易战上,但我们可以假设,这可能会给强烈的增长泼一盆冷水。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的下行,也势必会成为影响全球半導體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庞大的市场吸引了全球的半導體供应商,但现在由于中国经济软着陆还有贸易战等黑天鹅事件影响,半導體厂商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不好的预测。
  
  车用、工业用芯片大厂德州仪器在10月23日公布财报时证实,半導體需求趋缓。德仪的CEO谭普顿坦承“我们产品在多数市场的需求减缓”;财务长Rafael Lizardi更指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较乏力的市场,将从减少生产晶圆着手因应”。
  
  TI的欧洲竞争对手意法半導體(STMicro)也预测,其四季度收入增长将低于预期。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中国市场疲软以及部分库存调整。意法CEO Jean-Marc Chery在2018年10月24日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第4季营收季增的主要驱动来源为影像产品、车用以及功率离散元件,微控制器将面临中国疲软市况以及一些库存修正压力。
  
  之前,Microchip Technology Incorporated执行长Steve Sanghi 8月9日在2019会计年度第1季(截至2018年6月30日为止)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贸易战让中国客户很紧张,依据7月6日开始实施的第一批(总值340亿美元)课税(税率为25%)清单、客户销美产品恐受冲击。
  
  摩根士丹利证券分析师Joseph Moore 也指出,芯片通路商的库存水准达到10年来的最高水准。他将半導體产业评等自「符合预期」降至「审慎」。这意味着Moore预期半導體股在未来12-18个月将跑输大盘。
  
  这些大厂和分析师的不确定性,让大家对半導體未来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担忧。
  
  總體而言,我們看到過去幾年推動行業的巨大增長因素在下一個上升周期中有所降溫,因此我們預計,複蘇會比較緩慢,至少初期是這樣。
  
  从长远来看,半導體行业已经走上了正确的方向,就像以往一样,只是没有那么乐观。虽然我们显然无法预测下一个导致需求错位的产品或应用,但新事物已经出现,AI、VR、AR、自动驾驶汽车等;它们本质上是更长期的,是增长的坚实基础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突兀的尖峰。
  
  就供給方面來看,新的主要供應來源將會是中國,這也有利于美國、韓國和台灣的現有供應。預估可能容易抵消上述新需求的市場應該是中國市場的新供應,並可能以具有競爭力的價格保持較低的營收增長。
  
  在今後的幾年時間,伴隨我們慢慢的走出當前半導體行业存在的下行周期,来自我们中国的半導體供应将会一直处于增加状态,这或许也将成为半導體行业恢复更快增长的另一个阻力。然而,这些也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因此,其对半導體行业的复苏影响也是有限的。